我不是晓梦

[赤新/微琴新]温馨三十题02.

*温馨三十题

*流水账

*上周因为考试只码了一半

*因为分两次码所以思路好像不太一样??有点、、奇怪。

02.睡着的猫和他  

   酒厂被捣了。柯南跑着去追趁乱逃走的琴酒。

  “Gin,你明知道已经跑不掉了。”

  ——————

  “赤井先生…”柯南在看到赤井秀一后呢喃了一句就脱力倒了过去。

  “小鬼!”赤井秀一看见倒在地上的的柯南马上就跑到柯南身旁边抱起柯南,也不管倒在地上的琴酒。

  柯南在感受到赤井秀一怀抱的温暖之后尽力睁了睁双眼:“Gin…”

  “放心,会处理好的。”

  好困…眼皮好沉…像是确定了琴酒不会死掉后放松了下来,在赤井秀一的怀抱中沉沉的睡去。

  赤井秀一把柯南带到医院里进行了一番检查,除了一些皮外伤外没有严重的地方,这让赤井秀一松了一口气,这个小鬼,真不注意自己身体,以后一定要管好他,赤井秀一如此盘算着。

  “赤井先生,我们回家吧?”

  “啊。好的,小朋友。”

  “喂,都说了不要叫我小朋友了!”

  ——————

  赤井秀一把门打开后屋里的猫就迫不及待的扑进柯南怀里,与柯南亲密接触。

  喂喂——!为什么连一只猫的地位都比我高!?

  “赤井先生我好困呐。”

  柯南也不等赤井秀一回话就跑着小猫径直向卧室走去。

  “赤井先生晚安——!”

  等赤井秀一做出了柠檬派送给柯南当夜宵的时候发现柯南已经抱着小猫睡着了。柯南难得的沾床就睡,还睡得这么沉。

  赤井秀一轻轻刮了一下柯南的鼻子。

  哼,小鬼。

  这只猫迟早要送给隔壁的阿笠博士!!
 
           第二天。

   谁来给我解释一下琴酒为什么会来这边!!

     “解药。”

——————————
LOFTER的排版真令人头大。

[降新]温馨三十题 01.

*ooc

*流水账

01.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柯南,起床了,今天还要去吃柠檬派,晚了就没有你的份喽。”

  “唔…”柯南翻了个身继续睡,也没有想为什么安室透会来阿笠博士家。

  “新一,快点起床啊,”阿笠博士催促着柯南起床,“再晚点孩子们就都——”

  “柯南君——!”

  阿笠博士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步美叫柯南的声音,啊…安室透和新一的二人世界又泡汤了。

  听到步美声音的柯南一下子就精神了,糟了!忘记今天步美他们要来阿笠博士家看新发明!

  柯南以飞快的速度起床洗漱穿好衣服,拉着安室透蹑手蹑脚的准备出门。

  步美听阿笠博士说柯南不在这里便看向了博士手里的新发明,元太和光彦因为争夺遥控器,追着跑着弄掉了步美的发夹。

  “真是的,小心一点嘛。”步美听说柯南不在这里兴致难免低了些,回身捡发夹的时候抬头就看见了正要看门的柯南,“柯南君!”

  还有…被柯南牵着手(划重点)的安室先生…?

  闻声柯南转身过去,“哈哈哈,好巧啊,步美光彦元太原来你们都来了哈哈哈…”

  “诶?博士骗我们嘛!”元太看到柯南就望向了博士,然后又对柯南说,“柯南要和安室先生去干什么啊?”

  “啊…我和柯南要去波洛咖啡厅吃柠檬派。”安室透看了看步美,她的目光一直在柯南身上,便说,“你们也要一起吗?”

  “太好了!当然要!”元太第一个发声,有吃的,当然要去!

  于是结果就是安室透开着马自达载着柯南,阿笠博士载着孩子们。

  “喂,降谷先生,干嘛要带那群孩子。”柯南赌气地面向窗外,不看降谷零。

  “啊…原来你不喜欢和那群孩子玩啊…我以为叫上他们你会开心。”降谷零装作很自责的样子,让柯南听了之后就立马转过头来辩解。

  “不是…我只是…”

  “嗯?只是什么?”

  “没什么。”柯南又把头转了回去,小声嘀咕,“只是难得降谷先生休息,想和降谷先生独处一天。”

  “哦…”降谷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其实只想请步美那孩子过来的,因为只有她不是为了吃柠檬派来的。”

  “嗯!?难道降谷先生真的是恋童癖!?”柯南想到降谷零会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有感情那就可能会对第二个有感情,不过作为侦探的他转念一想那句“不是为了柠檬派来的”就理解出来了其中的意思,一个没忍住,柯南就笑了出来,“哈哈哈降谷先生居然会吃一个小孩子的醋哈哈哈!”

  “嗯?再笑?”“哈哈哈不行…”

  “哈哈…唔!嗯!”降谷零趁红灯的停车时间封住了柯南的嘴。

  “再笑,让你笑不出来。”柯南摇了摇头自动噤声。

  “你是我的,不许别人对你有想法。”

  ————————

  “欢迎光临…诶?安室先生,你今天不是请假吗?”梓看了看安室透和他身后的一群孩子,问到。

  “嗯,我来为柯南做柠檬派。”

  “我还要一杯可乐。”柯南坐在座位上安心的等着柠檬派。

  “安室哥哥的柠檬派做的一如既往的好呢!”

  “阿拉…柯南我也想喝可乐了呢…可惜店里没有可乐了。”安室透走到柜台前拿了一支吸管插进了柯南的那杯可乐里,“我想柯南应该不会拒绝安室哥哥喝他的可乐的。”

  梓回头看了看两大瓶满满的可乐——安室先生这是想干什么?

  之后安室透就每在柯南喝可乐的时候就凑过去喝,还恶劣的用鼻尖蹭了蹭柯南,弄得柯南小脸绯红一片。

  “真实谢谢招待了呢。安、室、哥、哥。”

Fin.

看似普通实则黄暴的段子(1)

*失踪人口回归
*能不能有太太把段子接下去发展成一篇肉 ( ̄︶ ̄)
*如有不妥请私信我,我一定删!
西瓜和排骨一起压马路,压着压着就走到了一所小学前。
现在正是小学放学的时间,西瓜看着可爱的小学生颈上系的红领巾,“排球,你看那些红领巾好不好看?”西瓜拉着排骨的手走向距学校不远的一家文具店里,“我觉得你看到这些可爱的小学生们肯定也想系红领巾了,所以我们也买两条吧~”
什么我想戴,明明就是你想戴,排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看着文具店老班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不像家长不像学生的人买两条红领巾,真是…没事闲的。
排骨买完马上拉着西瓜回了家,有点儿…丢人。
排骨到家门口突然小眼珠一转,从兜里拿出一条红领巾,“瓜瓜你不要动,进门后有个惊喜给你,不过——”排骨折好红领巾系在西瓜眼前,“我今天出门忘了拿眼罩了,先用这个代替吧。”
“马上就可以了,”排骨扶着西瓜进了卧室,“先把手背后。”
排骨拿出另一条红领巾快速的把西瓜的手反绑上了。
“排球你干什么!”西瓜反应慢了半拍,已经被推倒在床上了。
排骨笑着吻上了西瓜的唇:“这就是,惊喜呀~”



红领巾真好看,所以无论是绑手还是蒙眼,都很漂亮。对吧?

渣壳(四)
请一定相信两个受是有未来的!
蟹蟹!

渣壳(三)
炸炸进群之后群聊不知道改成什么好,就随便改了个歌名,可能里面bug百出,我会改进的!
壳哥在渣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渣壳(二)
新人瑟瑟发抖,如有不妥的地方请私信或评论告知,我会删除的!
壳哥在渣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渣壳(一)
又是一篇壳卷,壳哥在渣男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我挖了好多坑,填不好的那种,壳哥渣男洗不白了(你压根儿就没想洗吧喂!)

Dear 西瓜:
       晚上好。
       我现在蛮坚强的,一个月就为你哭了这么一次。
        我不是知道你哭之后想哭的,因为谁都不可能看见一个人哭你就想哭,可能会因为带起悲伤的事情而伤心,可能会想起悲伤的事而伤心,而我,非上所述。
        我知道你哭了后闭麦了一段时间,可能你太伤心了不知道,但我很努力去争取。
        知道你哭之后我的第一想法是,去你家,我想去抱抱你安慰你告诉你我在,而不是隔着手机和你说一些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话,虽然也能起些安慰作用,但肯定不及去你家告诉你我在来的快而实际。
        我在争取,但没人同意。
        回来后在哭,是因为没有办法,外面太乱而我无法做到实际的安慰。
        我深知你爱的有多么深,伤的多么痛,但我无法安慰你。
        关于我的争取和自责简简单单叙述就好。我非常开心能逗你笑,但我知道你还是伤心。
        我希望明天你醒来能第一个找我,而我第一句话就是:
        “开门,我来找你了。”
         如果明天不算晚,我一定会过去。
         一直陪你,直到生命结束。
                                                 爱你的排骨
                                                   2018.1.25

瓜瓜生贺w

瓜生贺w
西瓜视角第一人称
ooc严重!!!
误上升三次。
蠢了吧唧的我居然瓜生日那天忘记发到LOFTER上面了。「哐哐撞墙」
————
钢笔,断了。
排骨和西瓜的缘分,也就此结束了。
排骨当着西瓜面掰断那根钢笔的时候,断了的不只是钢笔,还有排骨和西瓜的心。

“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分开,请当着我的面掰断我送你的第一个礼物,我怕我听到你的声音,不舍得走。”西瓜靠在排骨肩膀上,左手扣着排骨的右手,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
排骨我知道你已经不爱我了,我也知道你说不出口,这种方式很好吧,如果你忘记了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是什么了,那我就可以头也不回的走了。

嗯,是钢笔。你还记得第一件礼物呐,可是排骨…我好爱你,就算这样也爱你啊…

因为你承担的太多了,我开始收起自己的孩子气,我学了做饭,但是可笑的是,我居然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真是可悲,可笑。

糖醋排骨…以排骨初,那就再以排骨终吧。带过来的只有几件衣服,带走的也只有几件。

后来,我在你家楼下一个角落,想最后看你一眼,但是我却看到你把那盘排骨带盘子一起扔了。

啊…连我做的菜都不愿意吃吗…连我碰过的盘子也不愿意碰吗…

“什么!?排骨有女朋友了!?”我听到排骨的名字非常激动,这是我们分开后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但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消息,“真好,有人照顾排骨了。”

排骨的女朋友名字叫非月。我是从排骨专辑试听的弹幕下知道的。

从非月微博里的自拍看到,那是我…以前住的房间。

那天我去排骨家,见到了非月,长得十分标志,做事沉稳,不耍脾气,能照顾排骨,比我好太多了吧。

因为住的酒店错给了房间,所以不得不在排骨家住下一天,第二天一同去漫展。如果不是胖子告诉了排骨托排骨留我一晚,我是宁愿在雪地里冻得发抖也不愿再出现在排骨家。

晚饭由我做,可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爱吃什么。我鼓起勇气又做了一次糖醋排骨,排骨依旧一口没沾,一直在给非月夹。甜腻的糖丝放入口中,我却觉得苦涩涩的。

偶然发现排骨房间里贴着我的海报,是…真的吗?我有些不敢相信。非月房间里,和我走的时候的陈设一模一样,床头扔贴着“西瓜”二字,排骨…我刚下好的决心…。

排骨想说什么,我回绝了,并在沙发上铺好了床单。非月也想和我说什么,我仍然回绝了。直觉告诉我,都不是什么好事,听了后,我会更舍不得。

漫展签售时,不巧我们又坐一起,不自主往排骨那里看的眼神,不自主飘到排骨那里的思绪,聊天时三句不离排骨的话语都在告诉我,我还是深爱着排骨,无法自拔。

爱而不得,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我删除了所有关于排骨的微博互动,开始不和排骨出席同一个漫展,用越来越多无关紧要的事来填补缺失排骨的空虚。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排骨给了我一杯辛辣的液体,喝下后,我便失声了。真是奇怪的梦。

可谁都没料到的事发生了,在我差不多快深埋我对排骨的感情忘却排骨时,排骨出现在了我家门口,“爱我就喝了它。”纵使我对梦境的事情心存怀疑,但我看到有些瘦了的排骨,我爱他,无条件信任,就算是杯毒药我也喝。

黑色瓶子里的液体的份量不多,尽数倒入口中,辛辣的液体入喉,还有些许苦涩。
——
我退圈了,离开了我所热爱追求的音乐和朋友们。原因是,我失声了。但我仍不恨排骨。

知道那杯液体是干什么用的时候为时已晚。

喝下后我变得越来越糟,眼睛越来越花,耳朵也越来越听不清,直到我五感尽失,只能听见一点点声音时,排骨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那杯液体的名字是记不得了,只是作用为情浓,自己的感情融于此水,相爱越深,作用越大,不爱则毫发不损。

「西瓜是在喝下的一周内死亡的,是喝下后存活时间最短最痛苦的,是爱的最深的。」

最后随了排骨的意愿,两人没有葬在一起,死后也相距千里。至于为何,只有排骨自己知道。

「西瓜转世将拥有所有记忆,愿不愿意再次与排骨相爱,看西瓜的决定。」

END
————
考虑一下要看排骨视角揭秘嘛qwq

悄咪咪的放波福利